• 11/15/2012

    短发 - [暂停]

    我已剪短我的发

    回忆起第一次剪短发,是毕业那年,小西瓜头,当时跟姐姐合照是我二十几年来第一次短发的样子。

    在广州那个很小很小的房间里,姐姐那个宿舍成了我大学几年的一个重要回忆链。每年寒暑假,回广州第一站就是在姐姐那里住几天再回茂名。姐姐上班后我就在她房间里上网听音乐,回来我们一起吃快餐,晚上一起逛街逛夜市,买些很小很小的东西,回去试好次,然后拿我那台佳能620玩自拍,各种天真的二,那些年,有学校,有假期,有家里的牵挂,有同学,有姐妹,有朋友,有秘密,我基本不认识孤单......

    那时候的我,不知道要走什么样的路,但我知道,有些过程我一定要走,因为我不走过去就满足不了自己的尝试欲望,就算我没把握。虽然我希望所有人都陪我经过,然而,这一路上,将会失去什么人,我完全没掌握,承诺对于那时候的我,没有任何意义。一些关系断了,电话不再有效,渐渐地渐渐地给各种情境落上尘埃,模糊面孔,卡断了的对话,也许突然有断时间经常梦见非常清晰的回到过去,但是大家都对过去已经无能为力。大学给了很多人一个定向,也给了很多人最重要的决定,给我的,是一个存在的梦。梦醒了,我游过那里,即便再次重逢,也不是多年前的那个我们。学校也不是我们的那个学校。看到名字,不再熟悉。提到那个谁,不再动心。

    我不知道

    我又剪短了我的发

    烫卷了我的黑色短发,固执的不肯改变颜色,更固执的看不出来烫过。故,我执。

    我看过梁文道的书:我执

    杭州总是旧时好

    我也在心中预演过我们的重逢

    然后,几年又过去了

    我还是没再回去过

    也许,再也遇不到一个人

    像我那样坚持,

    无奈我已经失去两个朋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