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7/17/2011

    没那么简单

    梦到一个很久没见的陌生朋友来看我,并听他跟我讲着另一个朋友的事,为什么这么婉转,连梦中交流都要折个弯?原来,很多事都是说说而已,发的简讯,都是时间下的碎片,打的电话也只是空间中慢慢消失的味道,留守住的还是一颗空荡荡的心,优从中来,慌从中来,我无丛中去,星期天的早晨,除了比平时多了几个小时的懒觉,还有什么不同?只有不被计划的早晨,搭上一辆车,戴上耳机,看到窗外呼呼疾走的风景,我才能平静下来,安抚不一样的最真实的自己。需要一个可以诉说的,也许不是朋友,但除了朋友,还有什么能笑话你这么无理的苦闷?

     

     


     

    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