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9/19/2011

    昨天的样子,

    今天的颜色,

    多么难堪。

    一圈的味道,

    令人呕吐。

    我一提到你,

    你就消失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一支烟的故事

    还记得自己最开始抽烟吗

    记得什么原因开始抽烟吗

    记得第一包为自己买的烟吗

    记得烟盒的样子吗

    记得烟的味道了吗

     

    面对某种类人,我应当改变自己的本性,务实一点,圆滑一点,可我偏偏可以为自己改变自己,却难于为别人改变自己,一天的精神压力,头痛欲裂的感觉都有了。难以忍受的压抑,眼泪似乎放流到脑袋,脑袋突然进了很多水,头疼,难过,不想说话,找不到想说的话。道具分类装好提回家,有人晚餐,想借助一些事情忘却一些困惑,可这困惑的严重性在于回答不出来为什么事困惑,洗好菜直接交给室友做。空腹出门,路上翻了两遍联系人名单,没找到一个可以拨的号码。不知不觉走到美林,每次走到这边总有彩虹城的感觉,虽然我更想要的不是这种,但至少它也有一点单独的回忆。敷脸中睡着的话,的确让我放松很多,我竟然没关机,放松的过程中还有来电,虽然铃声已经换成我喜欢的幼稚对话,但我还是抵不住手机一直显示一个讨厌的号码在拨ing,接了。这么难过的情况下还得听这种无谓人的唠叨,无非是确定一下有这些人还在“帮忙”做事,怎么会有人一直想让人“帮忙”的?

    做完facial出来已经10点,去超市逛了十几分钟,买了一些无所谓要的东西,也许就是因为超市里再无所谓的东西总有一天都是有用的,所以我才这么喜欢去逛超市。确定公交已经没车回去了,看到便利店的烟,突然很想知道一些感觉,进去看了一圈,才又找到烟的位置。店里一对中年夫妇,一前一后看电视,女人在收银台。我很小声说要一包烟,然后还补充一句帮朋友买。本来想要一包中南海(最常见),目光却扫到几款女士烟,问了一下又几个口味,女人答不上来,英文的她并不懂,我早已选好,粉红色的包装盒上rose明显吸引我。拿走这包马上拆开取出一支,右手转了几圈打火机,没点。上了的士,把烟叼着,有点凉凉的,闻一下,没有我的玫瑰味,还是没点。再看看,车窗透光一排波点打到烟身上,挺好看的,再仔细看看,烟头竟然中间有心形,我很想哭。 但却忘记想哭的原因

     

    下车后,点着烟

    拿在右手上一直到楼下

    掏钥匙的时候把钥匙包整个翻在地上,什么名片发票收据硬币还有几串钥匙都调一地,到门口时始终没找到这门钥匙,把烟灭了,有人帮我开了门,上家门口才在包里另外找到钥匙。饭桌上有留的菜,早不想吃。回去收拾一下拿回来的道具。打开窗户,今天的秋风告诉我,该吹吹自然风了。

    晚安,

    我没抽烟

     

     

    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