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3/31/2008

    行走计划 - [念头·思考·创作]

        这是类类的行走计划:用一个容器在西湖边的公厕自来水龙头接水,倒入西湖中,换成西湖水装入容器中,将这瓶西湖水带到下一个公厕冲水.依此类推,环绕西湖走一圈.

        她以前自己去实行这个计划,找陌生人给帮她拍照片.结果只执行了一半,最近跟我谈起,说要去完成这个行动,让我帮她拍照.当时我就很有兴趣,但我觉得这种行为还是录象记录比较合适.

    于是,我们俩于二零零八年三月三十一日,阴天,无太阳没下雨,有和风,且基于三十日下了雨,空气很棒的日子,上午十一点钟之后从学校出发.我们从钱王祠旁边的一个公厕开始接水,往左手方向行走(我每次走西湖都是习惯往左边方向走,而类类则总是往右,她说就是饶跑道跑步也是一样的习惯往右!这么说我才意识到从小到大在操场上跑步还真的从没逆向跑过!!)不过,后来我们发现这次我们往左出发是正确的,想想西湖的环境就知道了.

       路上我忍住了对那些刚开的桃花的诱惑,如果是平时,我肯定要把相机对着花花草草开拍了,虽然如此,我还算是赏花了,镜头没对着它们,我眼睛还是停不住去多看几眼~~大概是太久没去注意这些花了.连系楼下的几棵花树的花全部盛开的时候我都没有留意,后来看到同学拍的照片,才有点罪恶感.我就这样每天匆匆而过,花开花落都错过了,它们开得这么美,我却没看上几眼,太对不起它们了......(把话题扯开了,偷来一张照片,摆摆)

        再回到记录,漫无目的的行走西湖可能真的会很无聊,而我们这次有目的.一路上就变得很有趣.我们换了几次水就发现,哎,西湖的水比厕所的水脏得多了,这与我们开始设想的意味完全反调了.当时想西湖的水是干净的,而厕所的水是水龙头出来的,所以也是干净的,但厕所水和西湖水两名字放在一起总会给人感觉厕所水会脏的,把这水换来换去有点恶搞.然而事实给我们一个反击,一开始我们就不应该把这两处水分成干净与不干净,更加不应该想象西湖水比厕所水干净!!有些西湖水脏到我们实在不敢去碰,过程中有好几次被迫换地方舀水.

        我不久前在想,得找个时间再次去寻找四叶草,大一的时候三剑客就那么干过,而且大家都寻到了自己的一片四叶草,和~当时激动得,我得说那种感觉应该可以用心里像喝了蜂蜜一样甜(虽然这形容有点老土),今天我又经过了那大片大片的四叶草地,口口声声对类类说我改天再来找好了,今天有正事要做.但听完我讲过这草的寓意之后的类类仿佛很激动,她竟非常认真地在那里觅,于是我也跟在那边狂搜索.结果她竟然以飞快的速度找到了一片,我当时就忍不住鼓掌,哇,太幸福了~`那个开心啊......接着,我们好象在红鱼门那附近,看到了孔雀开屏,我只管在那里拍,而类类,早就冲过去尖叫了,她这可不是一般的激动,末了,还眼睛眨巴眨巴地对我笑:嘿!我们看到孔雀开屏了也!哇,今天真是太顺了吧!!(又开叉了- -!)

         这次行走很彻底,我们不走杨公堤,不走白堤,真个饶湖边去.下午四点多的时候我们走到起点处的厕所,往里面倒上最后一杯从西湖舀来的水,行走计划完满结束!真正让我们欣喜的是DV的电量刚刚够,再多一个厕所我们都没法完成今天的计划!!我们最后那个倒水的镜头电量告急,还好经我们关机耐心等待它积蓄了最后一点力量,成全了我们的最后一点拍摄,掌声鼓励一下吧~

        全程共花了五个小时,完全符合类类的估计时间.湖边一共17个厕所,我们特别的西湖行走,把西湖边的厕所都逛了一遍.结束时坐在湖边再放眼望望西湖,这时在我面前朦朦胧胧的湖色让我心里很舒服,从左往右扫视,我叹:"这个时候给西湖拍照片才是有意义的."于是,我闭上眼睛,在脑海里按下快门,给它拍了张照片.这将西湖最美的一张照片.

       我现在很肯定地敢说:假如你不曾饶西湖走过一圈,你就完全没有权利说:"西湖没什么好看的."

    PS

    感谢芋头提供DV

    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