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6/15/2009

    轉身留下 - [涂中]

           類類啪啪幾下把飯吃完,中間我們一句話都沒有說,如果我沒有在翻報刊,也許該見到她當時吃得是狼吞虎咽吧-·-屋裏的冷氣令我起鷄皮疙瘩,別說能喝下幾口冰飲,連杯子都需先用餐巾紙包着才敢端起。我們從咖啡屋出來,寒氣一下子驅散了許多,漸漸地覺得陽光很刺眼,直到林蔭處我才放慢腳步,一囬頭,便是這張圖片的景象。

    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