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4/14/2010

    知了倦了

    我闭上眼,与周围隔了很远很远。我睁开眼,听到一个陌生的站名,外面下着雨,我毫不犹豫下了车,冷得很难受,我可以直接走到对面的车站,但还是习惯性地去看看站牌,[新胜],我完全陌生的地方,过了三个站,我也会嘲笑自己,我就知道我会有这样一次。

    四月,冬天一样冷。坐在113上,我脑袋中描绘着可能的路线,想到一个相反的方向,那时我正在温暖的阳光下,带着相机,朝这个方向走着......那是三月。

    摘下耳机,让疲惫的耳朵歇一会儿,有些晕乎乎的。心中有种很大的落差,强烈的距离感令我沉默,我需要一种消遣来转移我的注意力,吉他的弦音也许是我的另一种[涂画],把自己整個交給音乐会不会好些呢。恶性循环是很可怕的,摇摇晃晃地走着,不知道日子已經到了哪一天。每天都這樣粗糙,噁心至极了。近排真是离[生活]越來越遠了。好想去買菜,煮飯。

    15

    途中回過神來,剛掛了通話的手機只剩下自己了,後面一隊對人馬,就這麼把我忽悠過去,一下子氣鉋了。我把銀白色丟了。原來擁有沒什麽好炫燿的,始終一天會不小心把屬于自己的某件丟掉。是自己的就應該好好保護,失去真的太容易了。

    某項目在進行中,曾許諾給大蝦一個驚喜,也許她忘了。其實我沒忘,只是当所有工具摆在前面的时候,我却很难开始。

     不知所云

     

    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