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6/11/2010

    看不清 - [啰嗦的人]

    Leela 向我诉了一肚子苦水,

    我帮不上忙,

    那种可恶的人何其多,

    只是倒霉了点让我们碰到了。

    . 的我们也只能这样,

    咬牙切齿却还是开不了口下不了手。

    宵夜两个水果盘把自己撑着,

    闯进浙江工业大学,

    我说周末来他们教室坐坐不错,

    LL说还不如去南山和象山,

    何况还有校友卡和饭卡类。

    可是,

    我觉得那两个校区都好远喔...

    早晨的光线对不够睡的人来说很刺眼,

    我戴上我的眼睛,

    踉踉跄跄地差点摔跟了...

    难怪chalice经常扶我说,

    我怕你摔倒了!

    栀子花开了,好香.

    我看不清它的模样,

    觉得内疚。

    张悬的《模样》,

    我固执地觉得这是在自言自语。

     

     我们需要掩饰不完美

    分享到: